RSS

嗨~ 未曾谋面的也终将会相遇一定会相遇的...

菁优网首页

 奥特曼曼的最新日志

2021年08月10日 12:48 | 阅读(785) | 评论(20)《云边有个小卖部》chapter7——未曾见过的山和海(9)

  手机振动,迷糊的刘十三揉揉眼看程霜发的:“万事开头难,别放弃啊,加油!作业批到一半,明儿我一放学,就去找你,铁定拿下第一单!”
  刘十三打了一行:“我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不过你怎么比我还拼……”
  他打字的时候,微信上面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于是等了等,想等她说完,结果等了一会儿,收到几个字:“困死我了,晚安.”
  刘十三删掉已经写好的,也回了一条:“晚安.”

  被外婆绑回故乡的第二天,不知不觉结束了.
  山下的小镇好像藏在了山里,盖着天,披着云,安静又温柔.是的,温柔.刘十三坐在竹椅上,睡之前心想,程霜说的似乎有点道理,真的很问温柔.
  山这边是刘十三的童年,山那边是外婆的海.山风微微,像月光下晃动的海浪,温和而柔软,停留在时光的背后,变成小时候听过的故事.
  这是他曾日夜相见的山和海.
  在遥远的城市,陌生的地方,有他未曾见过的山和海.

2021年08月09日 22:19 | 阅读(725) | 评论(4)《云边有个小卖部》chapter7——未曾见过的山和海(8)

  刘十三挑了件短衫,再将睡裤从膝盖剪开,叠好放进浴室,给球球放水洗澡.他轻轻拍了下她的头,球球睡眼惺忪地嘟囔:“大人的衣服太难看了.”
“少啰嗦.”
  刘十三带上门,洗了她的小衣服,晾干,明早会干.球球洗完澡,穿的极不合身,短衫都快拖到地上了,她爬到刘十三的床上,倒头就睡.

  桃树下的竹椅,搁着王莺莺忘记收的烟盒.几颗果子随风微微地摆,蛐蛐儿鸣叫,不知谁家放电视剧,声音低低传来,听不清楚.厨房门开着,灶台上用盘子倒扣一盘红烧肉,算留给他们的晚饭.刘十三撕开保鲜膜,把碗包了包,放进冰箱.
  找了顶蚊帐,四间吊在桃树枝,罩着竹椅.刘十三冲个凉,带着拎包钻进去,舒服地一坐一靠,捧起吴嫂送的保险材料,一盏小灯就够,院子很亮.
  他读了一会儿,想寻支笔,却翻到一张字条,大概是从他的人生目标计划本里掉出来的.
  两年前,字条掉落火车的铁轨,他拼了命才追回,上面写着一串数字,他背的滚瓜烂熟,但从来没敢用手机拨通.
  手机备忘录有一页他修修改改了一段话,总觉得某天会发送到那个号码.第一个月写了很长,第二个月删掉了些,第三个月索性重写,最长的时候他写了三千多字.
  两年过去,删删减减,这页备忘录只剩四个字.
    你还好吗?

  不是想说的话越来越少,是刘十三发现,能说的话越来越少.甚至这四个字,也彻彻底底多余.
  二O一二年冬至,深夜的KTV,同学们喝醉了,他一直望着牡丹,牡丹一直望着屏幕,他深呼吸,问:“是不是我不够好?”
  牡丹说:“你很好,用功,刻苦,你很好很好了.”
  他说:“你不喜欢的,我可以改.”
  牡丹说:“你真的很好,没法改,时间不对吧.”
  他说:“哪里不对?”
  牡丹说:“将来你会成功,拿到属于你人生的第一次成功,那时候,你不仅仅是好,而且是对.”刘十三听不懂.在他愿意为爱情付出一切的年龄,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付出.等他明白这个道理,二O一二的冬至,早就遥不可及.
  KTV外,大雪纷飞,那么深的夜,雪花应该把情侣们走过的脚印,坐过的台阶,路过的草地,留在某条街的眼泪,都覆盖了吧.

  手机振动,刘十三收到字条,看了看微信群.
“小刘啊,是不是今儿就完成九百九十九单啦,好歹汇报一下.”
“这么晚了,侯总还在关心员工业绩.”
“绝对优秀,近乎伟大.”
“既然都没睡,我给大家发个红包吧,也作为对小刘的鼓励.一年说长不长,共同努力,创造未来.”
“给侯总磕头!”
  刘十三攥着手机,原来属于他人生的第一次成功如此艰难,如此荒诞.
  回复毫无意义,最多再被羞辱几句,他拿起保险教材,认真读了下去.

2021年08月08日 12:48 | 阅读(816) | 评论(41)关于本人???

这该怎么介绍呢,我是个人…咳……什么玩意,女的…没了?没了.……
女,当前梦想拯救世界(连自己都拯救不了,还拯救世界),呸,上星耀且不掉下来,未来梦想考上浙江音乐大学
没有喜欢的人,感兴趣的事是:打王者,看帅哥看美女,篮球,撩人,澡房歌手.不是直女,情商…………算高吧……(没有凡尔赛,因为我朋友有说过我情商高)智商不高……耳机党,有马甲线,普通且帅气,沙雕
自来熟,陌生人的话……除非我特别感兴趣,我才会主动去和ta聊天(注意是特别),如果主动找我说话的话我是不会拒绝的,因为无聊且想认识不同类型的人.是个声优.喜欢看动漫和电影,不追真人版的剧,看综艺,有时候会看少儿频道,就挺幼稚的人,动漫老公??卡卡西(小声bb)
骂人?啊,你是喜欢听没脏话(不带重复)的还是有脏话的?(我都可以).
损人?嗯……你是喜欢听有内涵的还是直说的?
欠(说我自己),有什么绰号?有,大病姐一代,鹅~怪,行走的文案馆……
有被表白过?……四次
漫画手,爱日落爱日出总的来说就是爱看好看的自然景象,对生物感兴趣.
有什么害怕的?……怕突然出声
不喜欢的东西&事&人&物?没.
缺点?有时候比毒舌还毒,自恋???这也是缺点?可能吧,不善于安慰和关心别人,嘴硬,不喜欢解释
归根结底,我这个人还是很好相处的,真的,我人缘挺好的

2021年08月06日 20:27 | 阅读(710) | 评论(2)《云边有个小卖部》chapter7——未曾见过的山和海(7)

  小镇有院子的人家,都是矮墙,墙头会装几盏灯,照亮路灯找不到的地方.高高的电线杆上段,用铝圈箍着,也装着白炽灯泡.电线的影子投在路面,各户墙上都开着花,看家的狗懒洋洋地坐在门槛边,偶尔叫叫几声.
  球球趴在刘十三的后背,头枕着他的肩膀,手拿着程霜刚买的巧克力,志得意满.
  球球说:“妈妈,我想听故事.”
  程霜憋了一会儿,说:“从前啊,山里有只小熊,遇到一群小白兔.你猜这么着?”
球球的声音含含糊糊:“怎么着?”
  程霜说:“全部都死了.”
  刘十三吓了一跳:“你这么说不太好吧?”
  程霜努了努嘴,刘十三侧头一看,小朋友折腾累了,已经睡着,发出细细的呼声.
  刘十三摇摇头:“现在怎么办?”
  程霜打个哈欠:“这么晚,你先带回家,明天再说.”
  刘十三当场反弹:“小孩先的你,你是她妈,要带你带.”
  程霜迅速拒绝:“明天上课,我没时间,妈怎么了?她还叫你爸呢!”
  两人声音有点大,球球蒙胧醒来,揉着眼睛说:“爸爸妈妈不要吵架,球球害怕.”
  两人赶紧低声下气:“不吵不吵.”
  球球声音越来越小:“爸爸妈妈都在,球球好幸福.”小到听不见,又睡过去.
  程霜说:“这小孩挺可怜的,也没大人找,你带回去问问外婆.”
“这会儿王莺莺应该已经睡了”
“不能明天问?”
  刘十三只好认栽:“行.”
  球球说着梦话:“爸爸.”
  刘十三颠了颠背,稳稳托住她,回答:“在呢.”

2021年08月06日 09:16 | 阅读(743) | 评论(5)《云边有个小卖部》chapter7——未曾见过的山和海(6)

  街上的行人不多,天光幽幽可以听见自己踩落青砖的脚步声.程霜围着刘十三转,问:“真的要接回家?”
  刘十三把怀里的小女孩托了托:“那当然,白送的小孩谁不要.”
  球球慌了,挣扎着拳打脚踢:“我警告你们,拐卖儿童是要枪毙的,旁边就是派出所,你们别乱来!”
  刘十三直径往派出所走,球球傻眼.

  云边镇派出所岗哨亮着灯,刘十三跟扫地大爷打个招呼,走进一楼.换成本地民警,大概就能判断情形可惜今晚值班的是个外地新人,调职过来不到半年.
  按照新人民警的初始判断,这是一家三口,男人无知,女人幼稚,小孩眼圈红红受尽委屈,发生什么比较明显.他合上记录本,决定开始调解家庭矛盾.球球眼睛亮了,局面混乱,跟“狼人杀”很接近.原本屠边局,两个神一匹狼,狼稳输,但突然出现村民,村民还是个白痴,事情就有转机.
  新人民警随便问问:“你们俩什么关系?”
  球球强势发言:“爸爸妈妈关系.”
  新人民警了然:“夫妻关系是吧?”
  刘十三试图挽回:“你别听这个小骗子的话,我跟她普通朋友.”
  球球补充发言:“他们吵架了.”
  新人民警同情地摸摸她的头,说:“那就是有矛盾的夫妻关系对吧.”

  刘十三心急如焚,神经病啊,查查户籍水落石出,非要聊天谈心.他摸出身份证,塞给民警:“道理讲不清,不如看事实,我用身份证担保,我说的是实话!”
  程霜按住刘十三,他现在特别混乱,已经是个猪队友了.
  程霜条理清晰地分析:“警察同志,我俩关系问题不重要.这孩子拉着我们喊爸爸妈妈,可我们的确不认识她.要么认错了人,要么在开玩笑,但她的真实父母,这会儿一定很着急.”刘十三拼命点头.
  新人民警没被说服,还生气了:“大人吵架,不要往孩子身上撒气.你们先别说话,冷静一下.”
  本来很冷静的,程霜手一抖,差点把刘十三胳膊捏碎.

  新人民警用最亲和的语气问:“小朋友,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球球说:“刘十三.”
  刘十三疯了,她什么时候知道了自己名字的?
  新人民警换了一副严肃的面孔:“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刘十三断然说:“我叫刘阿平.”
  新人民警一拍桌子:“你身份证上明明写的是,刘十三!”
  什么身份证,对,自己刚刚硬塞给他的,刘十三呆若木鸡.新人民警喝口茶,放下杯子:“情况嘛,我已经很清楚了.”她真诚地抱起球球,说:“你们放下对各自的仇恨,打开父母的心,看看这孩子.”
  两人看球球,她咧嘴一笑,笑得飞扬跋扈.
  新人民警动情了:“哪怕,我说哪怕,你们要抛弃她,她依然那么懂事,连哭都不敢哭.你们这些年轻的父母,只顾发泄情绪,会带给孩子多大的童年阴影!我外地来的,老家经济水瓶不高,小时候爸妈也经常吵架,吵得凶了,打起来,家里的东西都给砸了.我躲在阳台,捂着耳朵,一直哭一直哭,别看我现在没事,晚上还会做噩梦,喊,妈妈别哭了,爸爸别打了!”
  新人民警越讲越酸楚,程霜和刘十三越听越悲哀.
  刘十三做最后的努力:“同志……”
  新人民警噌地起立:“我夜夜惊醒啊!再看到一个孩子重复我的悲剧!你说我能忍吗?”
  两人赶紧摇头.
  新人民警说:“你们记住,我叫闫小文!再让我看到你们遗弃儿童,我保证严格执法,法不容情,先扣你们!关押二十四小时!听到没有?”
  两人赶紧点头:“听到了听到了!”
  新人民警重重顿了杯茶,用手指点着两人:“回去不准吵架!有空我去家访,这孩子说你们一句不好,先扣你们!关押二十四小时!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
“还不赶紧带孩子回家!”

2021年08月06日 09:15 | 阅读(752) | 评论(10)《云边有个小卖部》chapter7——未曾见过的山和海(5)

  两人实在饿了,端着浇头推起来的面,屋里几张桌子客满,等不到座位,找个角落蹲下来开吃.程霜紧扎马尾辫,也不管穿的是裙子,蹲在那儿筷子舞得飞快,含糊不清地说:“真好吃,哈哈哈哈,赚到了……你别拉我裙子!”
“你说什么?”
“我说,别拉我裙子!”程霜怒火熊熊,一转身,发现刘十三蹲在几步外,并未动过,一脸无辜地吃面.
刘十三扭过来,目光逐渐惊恐,面卡在嘴里,顺着他的目光,程霜低头,看见一只小手,一双含着泪光的大眼睛,委屈到撅起的小嘴,冲她弱弱地喊:“妈妈.”

整个面馆突然沉寂,轰然爆发一阵叫好声.刘十三听到脑后传来打击乐,老板用汤勺敲着锅边,为欢呼打着拍子.
场面太诡异,程霜一手小心翼翼地扯回裙角,一手端着面碗,语无伦次:“嘎哈嘎哈你嘎哈”
小女孩再次开口,带着哭腔:“妈妈,我饿.”

刘十三倒吸一口凉气.一切有了解释,程霜为什么东奔西跑,再次回到小镇,原来她的亲生女儿在这里.她逃避到天涯海角,还是逃不过自己的良心!母女相遇了,可悲啊,也不知道这孩子的亲生父亲在哪里!
小女孩又怯生生地对他喊:“爸爸.”
刘十三浑身一震.
小女孩继续说:“爸爸,我饿.”
她渴望地看看刘十三的面碗,里面躺着半块大排.刘十三慢慢地把碗递给她:“孩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程霜,你负点责任,让她叫我叔叔”
小女孩甜甜一笑:“谢谢爸爸,爸爸最好了.”说完凑过来,在蹲着的刘十三脸上吧唧亲了一下.
老板“哐”地一敲汤勺:“恭喜你们,一家团圆!”

小女孩的戏十分饱满,她踮着脚,夹起半块大排放到程霜碗里:“妈妈先吃.”
程霜手里的碗抖得厉害,说:“小朋友,我不是你妈妈.”
刘十三说:“她可能不是你妈妈,但是我一定不是你的爸爸!”
小女孩惊慌失措,嘴巴一扁,泪珠滚滚:“爸爸妈妈又不要我了!你们真的不认识球球了吗?”人物连名字都出现,事情更加郑重了.全体顾客和老板唉声叹气,仿佛程霜和刘十三真的抛弃骨肉.

一桌男女加了份咸菜,激情评论.
中年男说:“作孽啊.这两个小年轻心肠真硬.”
中年女说:“你心肠软,你去把小孩领回来.”
中年男说:“你看你看,他们认祖归宗的大喜日子,你发什么火,吃面吃面.”

刘十三冷笑,全部站着说话不腰疼,坐着说话更快乐,事到如今,趁大家都在关注程霜,自己躲远点比较好,哪知程霜在舆论漩涡中,紧紧抓住了他:“现在不开玩笑,这真不是我孩子.”
刘十三问:“那你孩子在哪里?”
程霜气到打嗝:“我没有孩子!”
刘十三说:“姑且相信你,你先拖住,我去买单.”
阴险的刘十三奔向门口,裤管被人一拉,他朝下看,叫球球的小女孩无情地开口:“爸爸,不要走.”
程霜差点乐出声,两个受害者轮流幸灾乐祸,一点解决的办法都没有.球球左手拉刘十三,右手抱程霜大腿,毕竟年幼,控制不好演技,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刘十三明白了这小女孩是个诈骗犯,而且是个惯犯,现场其他人显然早就知道这点.他平复心情绝地反击,对球球说:“一起走一起走,该回家了.”说完抱起球球,大步流星.

围观群众不由得担心:“真带走啊?”
“球球有危险.”
“咋这样呢?平时给个十块钱就完事了.”
中年男叹:“造孽啊!”
中年女一摔筷子:“我看你今天是非常活跃了!”

更多...

个人资料

奥特曼曼

  • 等级:
  • 优点:2
  • 性别:
  • 生日:2021年3月23日
  • 地区:广东省
  • 年级:

最近来访

  1. 傲天
    傲天
  2. 劫云
    劫云
  3. 柠檬&樱花
    柠檬&樱花
  4. 城南Man
    城南Man
  5. falled
    falled
  6. 忍冬
    忍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