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蒋丞 .晚安

菁优网首页

 城南Man的最新日志

2022年04月24日 03:55 | 阅读(386) | 评论(7)不想有其他人打扰我死水般的生活

其实我是在七月就知道这个地方的 然后我是以游客账号登录的 当时是个“窥屏狂”(主要是不知道怎么登 有点不显眼 没看到)然后呢 我觉得挺有趣的 主要是人有趣 嗯就是江,喻,杜,妍,吴.后来呢 因为很多人的到来似乎打破某种关系 形成了除了我和杜以外跟我上述说的没以前那么联系得频繁 有点疏远的感觉.我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 也不愿意做太多改变在社交上 有那么几个人在就好了 但我偏偏要去认识 搞不懂当时为什么一定要打破所谓我的常规.

结果呢发现 我只是想要一潭风都吹不动的死水 当然这潭死水也要很干净.

来这儿的本意其实只是想和你们(该文本上述的人 无其他人)认识然后深交 当时也觉得挺开心的 然后搬运我喜欢的小说 写写我想写的东西或者分享事情.我以为会一直保持这个局面 然后就这么几个人聊聊相互夸夸什么之类的.但是总有人来总有人会离开嘛 可是我只想活在当下 不喜欢去想过去和未来发生的事.后来大概就是某学校的一些学生打破了这个局面 我以为的是可以好好相处 当中发生了很多不愉快我不想去计较这些了 没有意义.
我从来不和我不喜欢的事和讨厌的人周旋 浪费我时间.最烦的就是有人过度解读我和明明能断干净的关系却一直抓着不放.
现在的局面我也不想做过多的改变 就这样.断了的就断了 还联系的我也不删.
就那句话:不能让我开心的事和人就对我来说没有意义了 选择权在我这 我可以选择留下或离开.我再考虑 给我七天的时间 让我好好复习和休息.我为什么这么晚不睡 因为订了三点的闹钟 没有其他意思 我自己也不了解我这种怪异因为 大概有病吧嗯晚安

2022年04月17日 22:48 | 阅读(435) | 评论(19)

  大家都很忙 就我一个人很迷茫 没有方向感 漫无目的地走 学不进去听不进去 只想睡觉.作业拖到后面来做 很晚才睡 恶性循环.不想颓废 我想上岸 不想听他们说 我以前有多好现在跟个废物一样.不想 我什么也不想.很矛盾 我确实把自己困住了.
  道理我都懂.
  拉我上岸吧 恪

2022年04月05日 22:23 | 阅读(692) | 评论(56)随笔。

  尽管没有风,可我也觉得池中月亮都粉碎了.
  今天很安静,我一个人坐在池边喝着闷酒,迷迷糊糊的,眼前的出现了重影,模糊到看不见.于是我做了个梦,梦里我躺在野花从中…后来梦到什么不清楚了,醒来的时候月亮已经隐去了,可太阳也没有出现,我不知道哪来的光,让我把池中倒映的我看的清清楚楚,我很确信,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只有我和一壶酒.孤独的可怕,可是我被困住了,我走不掉的,我被一个无形的枷锁困住了,没有人来救我,我也不希望有人来救我.
  池边我心心念念的木棉花开了,它有花无叶,我很喜欢.它生的高,今天恰好有雾,在雾中若隐若现,不一会儿,下雨了.今天很奇怪,说不上来.雨打在我的脸庞,打湿了我的衣服,它不是暴雨,可它下的没完,它并不温柔,可我还是沉浸其中,我又睡着了,这次我在雨雾中睡着了,我翻了个身,摔进了池子里,水不深,刚好可以把我整个人浸里面,我也不愿意起来,我心甘被淹死.
  多年后,我尸骨会和我的木棉花葬在一起,尽管它没有凋落…
  所以停留在时间里的我们,该重逢了.

2022年03月29日 23:48 | 阅读(731) | 评论(32)众生

  很多人或许就是他们口中讨厌的人.
——题记


  每个时代有属于它们的潮流,甚至可能会出现,因为你不合群有人对你指指点点:“你看那个穿搭好土啊”“不是吧,这都2022年了还有人听这么老的歌.”等等之类的,也许我的例子有些极端,可是这些不和谐的声音总会出现,如果以开玩笑的方式出现当然不会有什么,包括我也是这么认为,但总有人用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角度来对别人指指点点.在他们看来,你没有跟着潮流走就是你的错…….盲目跟风,到逐渐形成潮流,以至于现在有很多人没有搞清楚,就跟着大众的步伐走.
  有个人说,他不想跟着大众的步伐走,可是又怕别人说他非主流.可是他的行为就是跟着大众步伐的脚步走,他没有活出他认为的不一样,所以他口中说的人可能也是他自己,其实他双标,当看到“非主流”的时候他也会内涵,也会看不起,他只会把那句话挂到嘴边,没有去实施,所以他就是跟着大众步伐走的那群人,并没有他说的不同.
  我们都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一定会有人因为你的特殊而看不起.你喜欢小众的东西,他们却用大众的目光看着你.人越多,久而久之你会开始怀疑,你这么做到底对不对,你对这件事的坚持的意义到底在哪?你可能会放弃,你可能当初说,我不可能放弃,可是你撑不住现实对你的考验,“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总是能听见你那激动人心的话语,可是你不一定能坚持到最后,你不可能与世隔绝,不听他们说话.这些你可以试着去应对,如果你害怕了,那就是从某种意义来说你失败了.你克服的不是他们的声音,是他们对你干扰.没有谁一路都是顺风局,连花开都会有不成功,更何况是我们?有些极端,可你不能半途而废,知道吗?总有人会在你坚持后的那端等着你.
  做自己就是最好的潮流,你要成为你理想的那样.摆烂只是他们说说而已,你可以想想他们背地里有多卷.撑过去,而不是成为你口中连你自己都看不起的人.

2022年03月28日 13:29 | 阅读(880) | 评论(83)无规则整活

摆烂 一直在线 懒得看而已(题外

斯托湖女鬼
这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市的都市传说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相传一名女子带着她的孩子在旧金山附近的斯托湖旁散步,结果一转眼她的孩子就凭空消失了;而这名女子也在湖边发疯般地寻找她的孩子一直到晚上,并最终连她也凭空消失了,直到今天他们两人依旧下落不明.后来据说有人曾在斯托湖旁看到一名女子在来回走动,而如果上前去问她在干什么,她则会问是否看到她的孩子,但此时千万不能回应她,如果回应了那么将会被她拉入湖中淹死;此外还有说法称,如果在斯托湖旁喊道:“白小姐,白小姐,我看到了你的孩子.”那么这名女子的鬼魂将会出现,但如果她发现你是对她撒谎的,她同样也会把你拉入湖中淹死.

裂口女
裂口女是日本广为流传的都市传说,裂口女在死之前是个大美女,有天她去做整容手术时,因嗅到医生的头蜡臭味而不停地动,结果医生不小心剪到她两侧的嘴巴,那个女人看到自己毁容后生气地杀了那个医生就走了.后来因市民当她为妖怪而死在乱枪之中.版本大致为,她会问孩子:“我美丽吗?”如果孩子说:“美丽”的话,她会脱开口罩或把围巾摘下问孩子:“这样我也美丽吗?”再强行带走他们加以杀害和吃掉.这个都市传说在1979年春天至夏天传遍日本全国各地,甚至引起社会大众极度的不安.

男朋友
这是个在欧美广为流传的都市传说,一对男女朋友午夜驾车约会时,汽车出现故障被迫停在路边,这时手机没有了信号,男朋友下车去找人帮忙,女孩子则留在车内,双方约定女孩子锁住车门,男孩子回来以敲3下车门为信号,男朋友走后不久女孩子便听到敲击声,但声音持续不停,男朋友一夜未归.直至第二天早上有警察来敲车门,女孩子才下车,发现昨晚的敲击声是男友的尸体悬挂在车顶摆荡所致.

下水道的鳄鱼
曾有一段时间,欧美地区流行饲养鳄鱼作为宠物,但在流行过后,许多人将鳄鱼冲入下水道抛弃.由此便有了一个说法:那些被冲入下水道的幼鳄并没有死亡,它们生活在下水道深处,靠吃维修下水道工人和各种垃圾为生.甚至有人曾声明掌握鳄鱼的确切数量.

涡轮婆婆
有个男人,深夜里开车行驶在山道里.开了不久好像听到车子后面有什麼声音,男的透过反光镜看看是不是有车子,但是漆黑一片什麼也没有.可能是错觉吧,男的正打算继续开车,突然咚,咚 有人敲他身边的车窗!他扭过头一看,居然是一个老婆婆正以与车子同样的速度奔跑著.老婆婆冲他笑了一下,超过了车子,后来那男的因为事故死了.

同居舍友
常是某人回到租住的房屋后,听到舍友的房间中有奇怪的声音,因为怕影响舍友和其男朋友亲热,便没有开灯,摸黑回到自己的房间中.第二天早上发现舍友惨死于房间中,墙上有一句用血写的话幸好你没有开灯.

回家的灵魂
卡车司机在路上遇到搭顺风车的人,要求把他送到某处,在快到达时司机发现乘客不见了,在询问了乘客目的地的主人后,发现乘客竟是此处主人已客死异乡多年的孩子.

台湾清华大学
台湾清华大学以前曾经挖出8000多具婴尸,后来住宿生一直听到有小朋友跑来跑去的声音,学校盖了一座儿童游乐场在大学内,每到半夜的时候,住宿生和教授就会听到小朋友使用游乐器材的嬉闹声.清华大学的中文系大楼上半部没贴瓷砖,是因为以前完工贴瓷砖时,贴了又掉,根本无法贴上去,有些工人摔下来送命,后来有学生到3楼,居然迷路找不到楼梯口,向警卫求救后花了5小时才找到此生,从此就禁止到中文系大楼的3楼.

不要把手脚伸出去
从前有个丢了小孩的母亲,为了找自己的小孩几近成疯,但是找到孩子后孩子已经被砍断手脚,母亲就疯掉最后死去了.变成鬼魂后很嫉恨别家手脚健全的孩子.每到深夜,她会出现在孩子的床边,把那些手脚爱伸出被子外面的孩子的手脚拿走.

兔子杀人狂
美国新泽西州的克利夫顿市有一座精神病院,1904年关闭时,病人们要被转运到别处,但转运途中一辆车发生了事故,有些病人借机逃跑了.警察来搜寻他们的时候,陆续发现了许多诡异的兔子残骸,这些残骸一直延伸到郊区的一座隧道桥下,其中一名逃脱的病人被发现吊死在隧道桥的入口处,脚上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不管你多努力都不可能找到我”,落款是兔子男.第二年的万圣节,警方接到报案说,有4个10岁左右的孩子在当天神秘失踪,三天后有居民发现这4名孩子的尸体被吊在那座隧道桥的入口处.警方赶到后发现这些孩子全身赤裸,喉咙被割断,胸腔也被剖开,血淋淋的内脏倾泻而出,其中一具尸体上也有纸条,上面写着“你永远都抓不到兔子男!”.

亡灵游乐园
在美国阿拉巴马州的亨茨维尔市,有个叫德罗斯特公园的游乐园,游乐园面积不大,但位置很诡异,在一个叫做枫叶山的公墓里,为什么游乐园会建在公墓里?相传在1960年,这附近被丢弃了很多具儿童尸体,却找不到凶手.于是每到夜晚,那些被弃尸的儿童的鬼魂就会在游乐园里游玩,有人曾听到这里传出恐怖的孩子笑声和脚步声,甚至还有人看到游乐园里的秋千会无故晃动...所以当地有个传说,这个公园是专门建给当年那些遇害的儿童来游玩的.

2022年03月20日 01:39 | 阅读(958) | 评论(60)XIANSHI

“她们用鞋尖踢我的肚子,她们觉得很开心,我也好开心,但我为什么会流眼泪呢?”——2019年8月5日.
  这是他读到的.她的日记里有爱与憎.
  2019年7月14日,丞侨来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学校,她憧憬又向往的学校.脸上带着笑,步子很轻快,嘴里哼着歌,每走一步似乎都踩着音符.这个学校正如她想,很大又很漂亮,老师带着她去新生登记处,她好奇的看着一切,她是从四线城市转到一线城市,对一切都期待.她来到班里兴奋的做些自我介绍,但她的快乐似乎专递不了,这气氛有点阴沉沉的.
  老师把她安排到了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她满怀期待的坐下.

“这么可爱的新生,当然要好好对待咯.看她笑的,真是…恶心”
  丞侨下课后,和周围的同学打着招呼.一个女生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番,扯了扯嘴角:“丞侨这名字真的好可爱哦,我猜你哭起来更可爱”阴阳怪气,这个语气让人很不爽.但丞侨还是笑着说:“谢谢,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林哲.”林哲漫不经心地又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眼睛里却满是找到猎物的喜庆,丞侨往后退了退,靠到了桌子.林哲笑笑,走了.很危险的笑.精致的脸庞,狐狸眼,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危险.
  中午打饭的时候,丞侨端着打好的饭菜,打算去找座位,没注意脚下,不知道是谁使的绊子,摔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摔了,她的脸瞬间红得发烫,她正要蹲下去,旁边突然传出林哲的声音:“你们怎么回事啊,脚不能往里面放,都绊倒新生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丞侨抬起头,看着这个道歉的女生,又看了看林哲.她觉得很奇怪,是上午的判断有误吗?
  丞侨注意到她旁边的男生,长的很好看,转笔的时候手特别好看,以至于她看着他的手太专注,没注意到有人恶狠狠地盯着她.“怎么,喜欢我啊?”“嗯?”丞侨回过神来,“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男生看了看他,“没有,我只是觉得你的手好看.那你这么说,我不看了.”男生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眯了眯眼,这是打量,只是看看而已,看看自己符不符合他的择偶标准,因为他开始对我感兴趣了.丞侨从小都能精准判断别人对她的目光,一次也没有错过,但是她不说.

  下午放学.她去卫生间洗手,撞到了中午绊她的女生,女生眼神冷冰冰的,她直勾勾地盯着丞侨.她伸手抓住丞侨的马尾用力往后一扯,刚好撞到身后的水泥墙,速度很快所以也很痛,她还没来得及喊疼,女生说:“离政瑜远点,知道吗?”她想问是谁,女生又发出一句警告:“这是惩罚,把你恶心的笑脸收起来!”丞侨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很复杂.我笑起来,真的很恶心吗?她伸手摸摸嘴角,后脑勺突然有股钻心的疼,后面起了一个包.

  一个月后,丞侨和政瑜的关系越来越好,女生一切都尽收眼底,她忍不住了,要不是林哲压着她,不然丞侨早就….她恨的牙痒痒的.“林哲我们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的,我受不了!”林哲盯了她一眼,她的脾气瞬间没了,甚至有些害怕.“今天下午.”林哲悠悠地说.
  丞侨放学收拾书包,林哲走过来,说:“下午我们一起回家吧,最近发现我家和你家顺路.”她想拒绝,因为她再次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可是她身上有种压迫感,她拒绝不了,于是答应下来.和她同行的还有几个女生,身上散发的痞气,和林哲完全不一样,林哲比她们高贵.她跟他们走着来到一个胡同,她想走,可是来不及了.“你们要干嘛?”丞侨惊恐地看着她们.林哲旁边的女生逐渐靠近,上次警告她的女生快步走过来,扇了她一巴掌,很响亮,甚至有回声.这一巴掌的很用力,丞侨这会儿有点晕乎乎的.其他女生见状,都上前给了她一巴掌,五声清脆的巴掌声从胡同传出,路过的人们似乎习以为常,连看都没看一眼.丞侨的嘴角被扇出血了,她往后靠,看着在她们身后看戏的林哲,她的眼神阴冷,看不出任何感情,甚至还点了一根烟.丞侨明白了,她的判断没有错,她们是一伙儿的.那个警告她的女生用脚狠狠地踹她的肚子,她本来想躲,可是没躲过.她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想吐,但是吐不出来.她贴着墙滑了下来:“对,对不起.”那个女生蹲下来,捏着她的脸,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她.
  她们走后,丞侨坐在地上,手捂着肚子,往地上干呕着.她有些迷茫.
  第二天,政瑜想和她聊天,丞侨开始回避她,没有搭理她,只是看着书,她双眼放空,盯着空气.过了好久,丞侨说:“别找我了.你好烦.”政瑜愣了一下,昨天明明我们明明聊的这么开心,为什么今天就突然变了?丞侨心里很难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现在不能说话,不然会哭.她有写日记的习惯,从昨天开始,她的日记就不会再有他了.她最后一次写大概是求原谅:“我没办法,我真的很喜欢你,可是如果不这么做我会受伤,我斗不过她们,原谅我的自私好吗?对不起.”
  放学后 丞侨回到家里,忍不住了,扑到床上哭了好久好久,哭到累了,就睡了.晚上凌晨一点她被饿醒,从床上起来,去客厅看到了妈妈给她留下的晚餐,妈妈上夜班,她是单亲家庭,但是她很幸福.早上第二天,妈妈给她准备好早餐,等她吃完早餐送她去上学.
  到了学校后,她挥手和妈妈说再见后进了校门,即使她是高一学生,她从来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好丢脸的.林哲从远处看得一清二楚,她有些嫉妒.林哲的母亲从小都让她学习,学习各种东西,她家很有钱,势利也很大,所以学校老师和校长都会敬让她三分,可就出生在近乎完美的家庭,却没有感情,从小到大,只是让她学习,只是想看到她的成绩,即使是全班第一,她母亲也不会满意,上下学只是家里的司机送,母亲从来没有不对家里人从来没有送她去学校.她没有感受过亲情,但她知道那是幸福的.
  越来越多的委屈从林哲身体里爆发,她忍不了了,向来冷静的她,今天失控了.她把丞侨约到学校后操场那,那里没有人,因为是她的地盘.丞侨不明所以,正想问,林哲的身体在发抖,然后掐住丞侨,丞侨喘不过气了,脸上充着血,手抓着林哲的手,可是无济于事,她以为她要死在这里了,林哲用最后的理智压住了冲动,她松开了手,然后不动声色地走了,等丞侨缓过来的时候,已经放学了.她一整个下午都没听,在发愣.她不明白为什么,这次一次理由都没有.
  放学,她正要回家,几个女生拦住了她,然后扯着她的头发往胡同里走去,把她甩到了墙边,踢了她几脚,嘴里说着:“不识趣的贱人.”林哲从远处走了过来,穿着限量款的球鞋,踩着她的脑袋,晃了几下,然后狠狠的踩了她的肚子,再用鞋尖踹着她的肚子,其他女生也参与其中,她们很快乐,丞侨疼得眼泪掉了出来,她用手护住头部,蜷缩在角落,任凭她们踹,不知过了多久,她们走了,丞侨抱着脑袋哭的泣不成声,她抬起头,胃里一阵恶心,她吐出鲜血,脑袋晕晕的.
  第二天放学还是一样的流程.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直到高三上学期.
  她很痛苦,她在这期间试过救自己,和老师,校长,家长,她都说过,妈妈也曾和学校反馈,学校说会严查,结果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她们下手更狠了,稍微让她们不开心,都会被打,她跑不了,她以为能撑到高考结束,但是她高估她自己了.高二那年被查出了抑郁症,她每天吃着抗抑郁的药物,都无济于事,于是她停药了.因为对她没用.她报过警,可是警察却说他们不管校园的事.谁都知道,他们惧怕的是林哲的父母.想要转学,可是钱不够.
  她的日记本被她自己翻得快烂了.2021年3月14日,她把日记本带去了学校,偷偷塞进了政瑜的课桌,里面放着她许久没有说出的话以及她们罪行.
  放学回到家后,她洗了热水澡,吃完了晚餐,拿出准备很久的绳子,她踩着凳子,把绳子挂在吊灯上,她试过,可以承受她的重量.

  太阳逐渐升起,新一缕的阳光照到了丞侨的脸上,那似乎象征着希望,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对于一具尸体,能象征着什么希望呢?

更多...

个人资料

城南Man

  • 等级:
  • 优点:7
  • 性别:
  • 生日:1998年8月2日
  • 地区:广东省
  • 年级:一年级

最近来访

  1. 墨七
    墨七
  2. 深 情 雾。
    深 情 雾。
  3. 劫云
    劫云
  4. 柳暗花明、
    柳暗花明、
  5. 琉州少主
    琉州少主
  6. 柠檬&樱花
    柠檬&樱花
  7. ETO最高统帅
    ETO最高统帅
  8. Jan****ary_
    Jan****ary_
  9. 縋憶.
    縋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