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Q1515504539 行吧,走了电科。

菁优网首页

 R的最新日志

2016年05月22日 10:50 | 阅读(201) | 评论(13)一转身

事情到了上周末,也算是到此为止了.

外面吹着风雨,心情稍稍有点压抑,但又很快溃散,归于平静.

有点略略不敢置信:结束了?就这么结束了?不容置疑啊.

我问自己:还喜欢你吗?

大概不了.我留恋的只是你曾给我的感觉,和你过去的模样吧.而你如今,却已和我记忆中的你相去甚远.

记得看到过一句话:找个理由,重新开始,找个借口,到此为止.

显然,我没有什么挽回的理由,也没有什么放弃的借口.这个结局,是顺其自然的吧.多好啊.

我总不能一直活在后悔里,总不能把自己一直囚禁在回忆中.

风筝线断了,我曾扔下一切,不知疲倦背离道路地追逐过.

如今,最终还是转了身,不再去看那已虚无缥缈的幻影.毕竟我也是个骄傲的人,有自己的路啊.

几日前,我在桌子上贴了一个小纸条,只有四个很小的字,子子锥心:

"可惜流年"

现在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可惜的吧.我已经付出的足够多了,不再亏欠你什么.但我亏欠了自己很多.

终于抹平了曾有的一切爱恨情仇.

情丝柔肠,过去曾将我深深束缚,剪不断,理还乱.

现在,我想,何必那么麻烦呢?

一把火,烧个干净不就行了吗?

看着散去的灰烬和烟尘,把我的念想连同你的一切燃烧殆尽.不悔不悔,我还要继续向前走.

没有很悲伤吧,

没有,

没有.再见了,姑娘.

其实我更想说,

永别.

2016年04月23日 11:32 | 阅读(186) | 评论(9)手心里的小太阳

Chapter1

隔着人海,她我看见她陷在忽视中.

心里一抽一抽的疼痛,好像有一只手在有节奏地捏着我的心脏.

顶着质疑、冷厉、幸灾乐祸的目光,我插入了沙丁鱼罐头.

她蹲在那里,脸色苍白,像是极度缺氧,大口地喘着气.

我看见她,她看见我.摇摇晃晃艰难但坚持站了起来.

她一直这样,即使是在我面前,也不愿意表现出自己没用的一面,也许是因为她害怕我丢下她吧.

我有些僵硬地扶住她的肩膀,笨嘴拙舌的说着一些安慰的话.

她再也忍不住地啜泣,却又开心地笑了出来.

Chapter2

2015年冬,第一场雪来得很早.

我站在漫天飞舞的白中沐浴.心中微微一动,便知她也来了.

她一直喜欢冬天,曾把我比作冬天,但我那会太笨,不懂啊.

很浪漫吧.我们就这样站在飘雪中,不带烟火.

我抬手拂去她发间的几片调皮的白色的小精灵,看到她睫毛上挂着几个顽固分子,想伸手,又觉得不妥.

当晚.贴吧我们聊了一会,互道晚安后.她忽然说道:

"大婶"

我:"嗯."

"今天下雪了"

我:"…我知道啊,我们一起看的啊."

"嗯"

只怪我当时太笨.



(未完待续)

2016年03月19日 17:45 | 阅读(152) | 评论(8)当时年少衣衫薄

  像很多年轻人一样,他本以为他的青春会有一个集腋成裘的开始,有一个轰轰烈烈的高潮,最后归于一个浅淡安然的结局.

  但是他错了.

一、

  路边,绿树荫浓,一片细碎的金斑咬在地上,纠结地绞在一起.

  他漫不经心地踢着石子,看它可怜巴巴又无可奈何地在地上做着高难度翻滚动作.悄悄把余光留给旁边的人,嘴角勾起一丝似有似无的弧度,像是在故意等待着什么.

  如他所愿,耳边传来一没好气的声音:"不要踢石子."

他稍稍偏头,看着眼前这个柔柔的棉花糖一样的女孩.她是个长发姑娘,即使扎着马尾也拖到了近腰,在他眼里,她就是再明媚不过的阳光.除了今天,他和她很少两个人一起回去,他不喜欢别人说她的闲话.

他满不在乎薄薄地一笑,熟练地挑起那枚饱受摧残的石子,作势要再踢.

她瞥了一眼,赌气似的"哼"了一声,闭上眼睛小心翼翼地走着,索性不再理他.他趁机靠近,抬起手,惩罚似地不轻不重地在她头上敲了一下.

    他喜欢这样的游戏,从不腻烦.

 

二、

  月考,她的那边黎明光辉隐现,而他那边,已是暮色四合,伸手难辨.

  无论他怎么向他的老师解释他的失误,无论他怎么向他的父母说明他的刻苦,都无济于事.怀疑的目光像一把把锋利的窄剑刺入他脆弱的内心,发疯一般狠命地绞动着,想要发现些许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们是对的,真的有秘密.

  他扪心自问,他竟然花费了许多时间帮助她、陪伴她.他作茧自缚,不能再那么一往无前了.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迷失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幸福感里?他感到自己丧失了冷厉、果决、理性,而渐渐得到了原本不曾具有的温柔、犹豫、感性.

  他觉得身上很沉重,既承载着父母老师殷切的希望,又背负着一种对少女的莫名责任感,还压着一块巨大的舆论巨石.然而,他仍是竭尽全力地维护着那一隅温馨,在最灿烂的阳光下拖着最长最深的暗影.

  他有些迷茫,徘徊在青春的萌动和现实的冷酷之间.

 

三、

    他独自站在天台上,低垂眼帘,看到脚下穿梭的车流,流窜的光路,精神一阵恍惚.

    凉风的吹袭让他冷静了一些,他抖索了一下,脑海中持续闪过几幅画面,考试的接连失利向一团阴云,压在他千疮百孔的心中,下着痛苦的雨.

    他对着漆黑的夜空,心中隐隐地一阵刺痛.他想到了老师态度的转变,从希冀到失望到漠然;他想到了父母一次次语重心长的谈话,从半遮半掩再到打开天窗说亮话.他知道自己身上有了一片灰暗的质疑和阴影,自己的那些自以为隐晦的手段不过是欲盖弥彰罢了.

她抚着手上的创口,想到了她焦虑的面庞.他还能清晰地想起她当时又急又气,挥舞着创口贴的模样.夕阳的金色流转在她的发尖、眉梢、瞳内,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中.

    但那是夕阳啊,美丽但是易逝.他早该想到的.

    高高的天台上,响起一声刺耳的尖啸.凄厉得不似人声.

 



  故事结束了.

  他轰轰烈烈的青春还没来得及多柔美一会儿就被斩断,连皮带肉,筋断骨折.他向生活妥协,付出了自己无比珍视的青春花朵.而在下一刻,那原本繁茂的青春之树瞬间凋零、枯萎、化为飞灰.

  他感到有些奇怪,那种感觉就像刚出生的婴儿一下子变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他还没有品尝青春的味道,就被生活赶下了公交,走向了下一个未知的站台.

  他的心里多了一个结,解不开也斩不断,横在那里,他不愿意去理会它,他的青春死了,是他为其刻上的墓志铭,凄惨而短命.

  少年沉默地走着,因为无法释然所以默然.他要离开那里,离开埋葬了他过去的地所有墓地.

  说到底,生活不是童话.

  到最后,生活统治了你全部的生命,青春不过是一段小小的插曲.不管蜕变有多么疼痛,不管那段年华是多么的有始无终.

2016年02月04日 13:55 | 阅读(153) | 评论(5)青梅无竹马

幸好结局还是很完满的.

【关于她】

她最终还是释怀了,踏出回忆的沼泽.

扔下过去发生的难堪,遗落下曾经经历的幸福.用她最美好的一面,埋葬她原本深爱的一切.

最终她从他的仇恨的影子里走出来,路过漠视,回到平静.

生活转了个圈,又回到了起点.她想:似乎不太一样.

但这确实是一直以来她拼命追逐、想要拥抱的那种生活:没有负担,亦没有焦灼.

她有资格幸福,有资格快乐.



【关于他】

他还不习惯,但朋友们说会有那么一天的,只是早晚.

对他而言,灯是彻底灭了.一路只能摸黑走到头了,或许会很辛苦吧.

等待他的也不知道会是什么.他真担心来个塌方泥石流什么的,不过也无所谓了.

说实话,他也很早就体会过这种失去了.

她慢慢远去,像她来时一样轻轻走来.或许真是只是一场有缘的路过.

后悔吗?肯定的啊.但是至少还没输得一干二净.

至少,她曾是他的太阳,照亮过他的世界.

至少在他眼里,点缀着她给予的永不熄灭的光.



故事结束了.

真的没有了.



【关于我】

嘿.

我喜欢你啊,傻瓜.

2015年08月30日 07:07 | 阅读(198) | 评论(9)丹青千秋酿

7月底,在合肥168军训.晚上,熄灯.寝室里一片漆黑,室友们躺在床上,不知睡了没有.思绪散乱地在脑海里横冲直撞,还是睡不着.浅浅的月光漫进室内的地板瓷砖上.清冷而高贵.此情此景,触景生情.脑海里的碎片慢慢合成一片,不由自主地吟唱起来,是一首诗,一如我的风格,原创.千里新城哀,冷夜寒月白.柔肠长风载,依稀故人来.末了,忽然感到无端的疲倦.怀念总是突然怀念不谈条件,回忆总是会冲破距离,冲出岁月在我眼前.那些过去的美好,在我心里就像烟花一样,一个接一个爆炸.非常灿烂,非常绚丽.在这夜里,是那么奇特.猛然回神,发现室友们都在幽幽地看着我.我长叹一声,凉凉地说:夜了,都睡吧.之所以用这种散乱的格式,是可以形容此时此刻散乱的心情.或许我是兴奋的,因为这是任何一个战士应有的战斗意志,对手越是强大,越是能激发斗志.或许我是有点悲伤的,因为毕竟我在蚌埠生活了这么久,认识了这么多人,也是有感情的.无论是那些相识相知的人,亦或是素未谋面的人,都是我的伙伴.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活在我的记忆里.这篇文的题目的意思,其实就是历史需要时间的沉淀才能更真实.我想表达的无非也就是时间证明一切,无论是师情友情还是别的什么.这次我要走,就绝不会再停留.我要去远方寻找我的梦想,为我的未来奋斗.希望你们也是. 祝你们成功.在那里,我不再是什么"大神",我失去了那个资格,不再是佼佼者.不过我会努力,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不让未来的自己后悔.

多年以后,如果还是能互相想起,我们再聚首,叙旧情.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别怕,接下来的三年,不会孤独.天再高又怎样,踮起脚尖就能更近阳光.下次见面,希望可以笑着说出:别来无恙.仅作此文,权作纪念勿念2015.8.29R

2015年08月26日 20:24 | 阅读(213) | 评论(10)说给自己听

把自己分成不同的形态确实是一种非常中二的行为.但是我那么做了.

问题是我如何能从这些不同中挖掘出真正的自己,寻找属于本我的一切.

这个"一切",包括什么呢?或许是力量,性格,甚至说友情,爱情等等.

很遗憾我自始至终都尚未确认真实的自己.我主观将自己分为:

唯一正义

双生衣钵

漆黑翎羽

这是三种,其实是很好理解的.

所谓唯一正义,很明显就是我的光明所在了.现在虽已被毁,不过依旧存在我的心里.当时我的一切都是为了她,我敢说那是我到现在为止最美好的时光,我从未后悔过当初的结缘.无论是别人的压迫也好,自己实力的减退也好,都不足以令我畏惧.这是很怪异的,或许是我本身自制力不强,导致我陷入其中.

我后来所谓的 双生衣钵 漆黑翎羽 都是建立在以 唯一正义 的价值观的基础上的.漆黑翎羽从某种意义上完全于唯一正义相悖了.

双生衣钵是我时间最长,也是最稳定的时期,至少从目前看来.我不仅仅依旧迷恋那样的童话,同时也恢复了理智,开始勾画她的未来蓝图.也是从这时开始,我发现自己的行为很多都是错误的.虽说是幸福,但她却是最后的受害者.这么说,我们是学生,我的底蕴比她深厚,如果把感情比作甜蜜的事物,这种东西会延缓我们发展,或者说阻碍.由于我本身比她强大,我收到的影响就会比她小一些,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很明显我觉得这样是不行的,我知道我不能妨碍她,我对她的责任感我自己都无法理解.biang biang琪曾经在我初二上的时候说过,爱其实是责任,我深以为然.到了初二下,我发现我居然对她具有那么强的责任意识,或许我已经越界,或者说越界得很严重了.

不管怎样,我算是重新认识了我和她之间的一切.我开始犹豫,我在想是否存在某种方法能破坏这种感情,又不至于让她受到太多影响.注意是影响,而不是伤害,伤害是可以愈合的,影响却是长远的.我考虑到了绝交,但没有合适的理由,她听说过后也很生气不同意.所以我必须另想办法.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的双生衣钵的出现.完全是因为她母亲找我谈话时开始的,我并不怪她母亲或者是她本人,这没有什么,毕竟我犯了错,我得承担这事带来的一切影响.我必须得面对这些,我不会逃避,更不会以她的未来为赌注继续下去.我认为那是一种懦弱.

2015年1月16日,我果断删除了她的《随记》里的许多我的回复,然后采用了比较凄婉的方式告别.1月17日,我完全删除了所有的回复,并且尽可能地激怒她.1月18日,我像模像样地挽留她,然后失败,好吧实际上我本来就没想成功,那是计划,我承认,算是陷阱.

不过此后七天,我心情一直很糟,很乱,成绩下滑,各种负面感情涌了上来,我真的后悔了.我开始真的采取行动挽回我之前做的,我唯一没考虑到的是我演戏演的太逼真了,她完完全全被我迷惑住了,对我产生了仇恨的感情,那是我原本的计划.不过那是我可是追悔莫及.

不管怎样,这次挽回是真的以失败告终.1月25日,我疯狂的举动换来了右手多处伤痕,以及把顾老师家弄得很血腥的血液,挺吓人的,我的右手一直在冒血,胳膊上都是,脚下是真的血泊.唯一有趣的是我并不感到疼痛.

所以我的漆黑翎羽出现了,我开始强迫自己麻痹自己,用力量去征服一切.除了她,其他我失去的都要拿回了.我很烦躁,很不稳定,情绪糟到不行,时不时地就需要自残来稳定自己,这听上去有点可怖,但事实就是如此.

以后几个月里,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偶尔有那么一点波动,但我无心去重新构建.很简单,我费尽心机为她创造出来的未来,不能再因为我一时冲动给毁了,就是这样.她的未来不能有我,我当初和她的一切都是错误的,都是背离作为一个学生,作为一个年轻人的价值观的.

说到底我并不后悔.

说到底我还是喜欢她的.

一直是这样.

我给自己起了一个新的名字,R.给他最高的期望,夺回自己的力量,找回自己失去的东西,包括她.我知道这很难达成,不过无所谓,我只需要在不久的将来能悄悄看着她,不让她察觉,就很好了.我一直如此,如果你愿意理解我这是一种懦弱,我也无话可说.

这些就是我对自己的交代.

算是我要对自己说的话.

R,别让我失望.或者说,我不会让自己失望.

更多...

个人资料

R

  • 等级:
  • 优点:506
  • 性别:
  • 生日:2000年1月8日
  • 地区:安徽省蚌埠市
  • 年级:高三

最近来访

  1. 昭华
    昭华
  2. 错乱"
    错乱"
  3. 菁优-张海平
    菁优-张海平
  4. Kirito
    Kirito
  5. 枷锁
    枷锁
  6. 卯横
    卯横
  7. 牛顿之梦
    牛顿之梦